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血食

"我二人果然没有找错人。韩兄,你听好了!"妍丽对韩立此回答,面现喜色,嘴唇微动的传音了过去。

韩立聚精会神的听着,脸上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而元瑶此女,则静静站在一旁。目光在韩立面上扫过之时,眸光流转不定。

“此方的却可行。不过恐怕也只有二位道友联手才能子啊冥河之地做到此事吧。”韩立在听完传音后。长吐了一口气。

“韩兄所言不错。冥河之地阴气,只有我和师妹体内的精纯阴气才可以共鸣的。

当然,鬼婆也可作到此时,但她自不可能去解除自己所下印记。”妍丽俨然一笑。

“好,但是不知二位道友,想让我如何助你们。”韩立点点头,问道。

“让鬼婆彻底放弃对我姐妹的念头,估计不大可能的。但延迟对我二人下手的世间,估计还有可能,只要拖延到进入冥河之地,我三人就有机会脱逃他们掌控的。”袁瑶缓缓说道。

韩立眉梢移动,没有再说什么,知道儿女会细细说下去。“鬼婆等人现在对道友大有借助之意,我二人只要透露些道友是我二人昔日的旧友的言语,并且渊源极深,而韩兄在鬼婆面前表达对元妹妹的仰慕之心,如此以来,他就算有什么怀疑,暂时也不会对我二人痛下杀手的。”

“对元姑娘的仰慕之心!”韩立一愣,目光一转下,目光落到了袁瑶的吹弹可破的面庞上。

袁瑶纵然修炼多年,听到妍丽之言,脸上也浮现一成红晕,让其显得明艳玩,娇媚异常。

“如是只动动口的话,韩某自然可以做到。不过,鬼婆和木青达成了什么协议,此举若是真的有用,还是两说的事。”

“有此事情?”妍丽面色微变,但随即苦笑一声:“若是真的如此,还真的有些风险,不过除此外,我二人的确再无其他良策的,只能听天由命,看鬼婆几人对韩兄的重视了。”袁瑶面色微变,苦笑了一声。

“这样吧,韩道友证实我等之言的话语,不妨说的重些,让鬼婆认为韩兄对小妹痴心异常,如此的花那鬼婆应该更增添三分的估计之心,多半不敢真的下毒手的。另外我和袁瑶的来历,鬼婆知道一些的。韩道友假扮飞灵族人的秘密,恐怕无包住了。”妍丽想了想,慎重的说道。

“假扮飞灵族人原本就只是一时兴起之事,不管鬼婆是否知道,对我影响不会太大,他们在意的并不是韩某飞灵人身份,而是能驱使辟邪神雷而已。”韩立不在意的摇摇头。

“韩兄如此说了,我二人彻底放心了,事不宜迟,一等鬼婆出来我们会依计行事。道友随即应变的加以配合就是了。只要不涉及我等真正计划,甚至在人界中的一些细节,道友也不妨直接透露给鬼婆。毕竟其中有假,假中有真,才能让她更加相信几分的。”妍丽建议到。

“好,可以,韩某一定尽力配合两位道友的。”韩立低想了一遍,觉得的确没有太大问题,就神色议政的的说道。袁瑶。妍丽二女闻言,心中大松了口气,望向韩丽的目光不觉亲昵了几分。当即三人又商谈了一些细节问题后,二终于告辞离开。

纵然鬼婆身处闭关之中,儿女也不敢有丝毫大意,需要立即赶回第渊深层的。

韩立目睹二女所化阴风,转眼间在天边消失的无影无踪后,也蓦然袖袍一抖。

身体灵光闪动后,化为一只体长丈许的巨大孔雀,翎羽艳丽异常。双刺一扇,霞光万道,连附近空间都瞬间低鸣起来。无色光滑一卷,孔雀身形一模糊,立刻化为一片光霞滚滚飞逝,直奔山脉中心处而去,不久后韩丽身形出现在了洞府中,进入密室,将大门再次合上

两个月后,一团黑色阴风从天边直奔韩立居住的洞府而来,然后毫不客气的往下一落,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仿佛直接没入山峰中一般。

韩立布置的一些禁止,竟然丝毫对其不起作用一般。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后,韩立的洞府大门一开,黑色阴风再次飞出,向远处天空遁射而走,不见了中影。

同时洞府大门,这才缓缓的关上。

世间飞逝,山脉在被白皑皑冰雪覆盖两次后,两年世间一闪即是的过去了。

地渊共分七成,第七称是黑暗之气最凝结集中之地。其中一些灵智未开的地渊妖物强大,甚至四大妖王都忌惮几分的。

故而即使是最喜欢阴气的白美妇,也不愿将地宫修建在此处,而是建在了地渊六成而已。

但是这一日,地渊七层,一个荒凉异常的灰色沙漠中却密密麻麻的出现了无数妖影,数量之多足有数万的样子。其中大半都是些普通的低级妖物,另外一些有些古怪起来。一部分大片黑色阴风笼罩住,隐隐有无数鬼影闪动,并有鬼哭狼嚎之风从中出,让其他妖物远远离开,不敢接近分毫的样子。白美妇悬浮在那里,身后还另有八道黑影。每个身高数仗,各套一身式样狰狞异常的战甲,有的手持兵刃,有点赤手空拳,往脸上望去,却模糊一片,无看清。

而在八名黑影更远点的地方,两名貌美女子同样漂浮在空中。

正是袁瑶和妍丽二女。在与大片黑风相隔不远的地方,则是一个高矮不一,但一动不动的格式傀儡其中大部分都是泥石傀儡,身高丈许,身体闪动灰白色或重色的义芒,但炼制的明显粗操异常,少部分则是黑绿色的木傀儡和浑身散黑忙的金属傀儡。

这些傀儡无论所用材料还是表面则印制俘虏,明显精致的多。不过在这些傀儡中,最惹人注意的是身处所有傀儡中心处,一个高三十仗,生有六目的紫红色傀儡。

真是滴血老鬼在血艳宫下方,炼制的仿若山岳般大小的紫雪傀儡。不过次傀儡如今体形缩小数十倍,虽然让然高达异常,却不像当初那般触目惊心了。

在此紫色血傀儡肩头两侧,两名血跑人迎风站在其上,均都双手倒背着。而在傀儡和众妖物的最前方,另有几人站在极高之处,一人头带黑色斗篷,将全身笼罩的风雨不透,却是四大妖王中最神秘的六足。让人骇然的是,在其头顶上空,悬浮的一颗丈许大的巨大眼球,闪动这诡异的光芒。在其不远处,却有一朵巨大金花悬浮空中。木青站在花上,抬望着空中。

一旁站着一名金属苍袁被夸双剑,双目寒光闪动。两者下方,则是百余名已经幻化成半妖形态的高阶妖物,一个个深情倏然。

而在金猿的旁边,一名青袍青年双手报臂,面无表情一语不发。正是单独修炼了数年,又被众妖王强行招呼的韩丽。此刻的他,目光不时在四下傀儡妖物身上稍过,脸上丝毫异色没有,但心中暗暗吃惊不已。

如此多的地界妖物,这里恐怕集中了四名妖王在地渊所控制的大半实力了。就算这些妖物不说,那些黑风中的鬼兵以及数以万记的傀儡,明显更是两股更强大的力量。这些东西,应该是这些妖王数百年来一起联手,才能凑出如此惊人的数量。

他们不惜话费如此大心思,看来对冥河之地势在必得,就不知冥河之地中到底有和东西,让他们如此孤注一掷的,韩立心中暗自起伏不定,前面六足身子一动,突然冷冷的吩咐:“木仙子,时辰差不多了,赶快奉献血食,进行最后一次的血祭。”

木青听到此话,点点头,单手往身下一台,下方高阶妖物中顿时飞出几人出来,没人都赤手空拳,但是腰间各自带着一个红色皮带。

这几人也不说话,转眼间飞到高空,然后同时将腰间皮带一抓,冲同一处地方猛人一抖袋口,噗噗之声联想,血光一闪,十几个鲜红液体化为十几条血河从皮带中飞射而出。

顿时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,四下散开,冲刺着整个天空。而血河在空中一凝聚,静仿佛活的一般花为一颗直径三四十仗的血球。这时木青一踩脚下金花,黑色光阵一闪后,顿时身形闪现不见。

下一刻,巨大血球面前黑忙闪动,木青身形再次浮现而出。她一脸凝重之色,一只手一抬,顿时一个黑色小瓶浮现手中,随即一晃的腾空飞起,到了血球正上方处。木青决一催,黑瓶滴溜溜一转下,顿时瓶盖不宜而飞,从瓶口里滴除了数个拳头大小的黑红色东西,一闪即逝后就没入了血球中不见了踪影。